楊女士出示照片表示店內多名按摩女吞食物品自殺入院。
楊女士按摩店內。

楊女士的DR片顯示腹部有異物。
  人民網海南視窗保亭6月11日電(記者吉羽)6月10日,在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開設按摩店的楊女士向人民網海南視窗反映,5月30日晚,保亭公安局在一次掃黃行動中,認定她的店存在不法勾當,遂將店內5女1男帶至城鎮派出所。然而,在審訊過程中,警察不在一樓辦案區進行審訊,而是將嫌疑人帶至二樓辦公區沒有監控視頻的辦公室內,通過毆打手段進行“逼供”。5名女子不忍遭虐待,集體吞食隨身攜帶的金戒指、硬幣、有機玻璃飾品等物品試圖自殺。
  6月10日下午,記者就楊女士反映情況採訪了保亭公安局分管副局長塗偉,截止記者發稿,塗偉仍未對民警當時行為作出任何解釋。
  按摩店老闆:遭不明身份人員帶至派出所毆打
  楊女士介紹,她在保亭縣城溫泉北路新星農場一條街開設正規按摩店已有1年時間,但由於各種原因一直開開停停,最近一次開業大約是2個月前。楊女士坦承,她也知道這條街是當地有名的紅燈區,各種色情髮廊有10多家,而她之所以選擇在這裡開正規按摩店,是認為總有客人需要正規按摩服務。大約1個月前,有一胖一高2個人到店里收保護費,遭到楊女士拒絕,2人離開時曾落下“你不要保護,我叫兄弟來,你看著辦”這句話。
  “我們店里包括我在內總共5個女的,有20多歲、30多歲、40多歲和50多歲的。”楊女士說,5月30日晚,她和3名按摩女坐在店門口的馬路邊上乘涼,另1名按摩女帶客人在樓上做按摩。當晚10點左右,幾輛載滿人的摩托車突然停在店門口,10多名穿便裝的男子要她們門口4人進屋坐著,隨後將樓上1男1女帶下樓,一同帶到保亭城鎮派出所。“當晚,一條街就我們店的人全部被抓去派出所,周邊其他店一家也沒被查,都正常營業。”
  楊女士稱,在派出所一樓,5女1男都被拍了照,之後5名女子一同被帶上派出所二樓辦公區,分開在二樓的5間沒有監控設施的民警辦公室內進行審訊,她被安排在第二間民警辦公室內靠門口的長椅上坐著。“我坐下後,一名聽別人說是治安大隊大隊長的人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楊女士說,她要求這些沒有穿警服的人出示證件,其中一人就說“電視看多了吧?你懂很多法律嗎?”說完,這人就手拿著筆對她頭上打了一下,之後,這人又拿來一張紙貼在她臉上,扇了兩記耳光。隨後,另一人衝上前狠踢楊女士,邊踢邊說“你去死”。
  按摩店老闆:4名女子不堪毆打,試圖吞金自殺
  楊女士對記者說,她當時不堪被打罵,就想到了自殺一死了之。於是,她乘這些辦案人員出門不註意的時候,將手上戴的1枚黃金戒指、1枚白金戒指、1枚硬幣和2串衣服上的有機玻璃飾品一同吞下肚子。
  楊女士說,審訊一直持續到第二天5月31日下午,當天中午她肚子就開始劇痛。過程中,楊女士有提出過上廁所小便,1名參與審訊的男子陪同她到一樓樓梯口廁所,但不准她關門。楊女士說,她蹲下小便時,那人還看著她,於是她說“你這樣看著我尿不出來”,但那名男子反倒彎腰看了起來。
  楊女士說,到下午2點多鐘時,她始終不願承認從事違法生意,拒絕在審訊材料上簽字,但此時她肚子已經痛得不行。當時,另外幾間民警辦公室內被審訊女子也都遭遇同樣情況,不約而同都選擇了吞食隨身物品的舉動。
  5月31日下午3點左右,楊女士等4名吞食隨身物品的女子被送往保亭人民醫院救治。從醫院出來後,辦案人員沒有再把她們帶回派出所,她們回去後通過大便將吞下的物品排出體外。
  記者調查:按摩店老闆確吞食物品前往醫院救治
  針對楊女士反映的情況,6月10日上午,記者首先來到楊女士經營的按摩店,據向周邊人員核實,溫泉北路新星農場一條街在晚上的確有多家色情髮廊,而白天這些店全部關門不營業。
  根據記者觀察,楊女士的按摩店內一樓有一張收銀桌,一旁牆上掛著“工作輪值牌”,上面寫有剪吹、電發、焗油等字樣,但在整個店內卻看不到任何洗發、理髮設施。對此,楊女士解釋,“工作輪值牌”只是隨便買來掛的,用作店內按摩女計算工時。記者又在按摩店二樓看到有4間按摩房,都設有床和淋浴間,牆上都貼有“裸體男女親熱但不露點”的性感海報,楊女士對此堅稱,她的按摩店只從事正規按摩,與這條街上其他店不一樣。
  隨後,記者來到保亭人民醫院,通過醫生調取放射科資料,5月31日下午4點11分,楊女士的確使用過“陳盛翔”的假名做過DR檢測,醫生能在DR片上清楚判斷出腹中確有異物。診斷結果和影響表現為:腹部異物,腹部見大小不等圓形及環形金屬密度影及多個不規則形高密度影。
  為何到醫院就診使用假名?楊女士解釋說,辦案人員從頭至尾沒有出示證件表明身份,因此她不想讓人知道她的真名。
  派出所:按摩女子確在非辦案區進行無監控審訊
  在楊女士的帶領下,記者又來到保亭城鎮派出所,派出所一樓樓梯口有一扇不鏽鋼門隔離辦案區和辦公區,並掛有“辦公區閑人免進”的牌子。楊女士指著牌子對記者說:“當時,他們就是把我和其他人帶到樓上沒有裝監控設施的辦公室里進行審訊。”
  派出所二樓樓梯左側共計有6間辦公室,分別是2間民警辦公室、1間調解室、1間副所長辦公室、1間教導員辦公室、1間所長辦公室。楊女士稱,5月30日晚,她們店里5名女子分別被關在除所長辦公室以外的5間辦公室內進行審訊,全程沒有進行錄像,她被關在第二間民警辦公室內。
  在採訪過程中,記者遇見了城鎮派出所副所長文海,文海5月30日晚也在派出所,因此作為目擊者,他並不否認楊女士等5人被安排在派出所二樓的辦公室內進行審訊,而不是在一樓的辦案區,並且他工作的副所長辦公室當晚也提供用作審訊。但文海表示,當晚辦案人員並非派出所民警,而是保亭公安局治安大隊的民警,辦案人員有沒有打人等情況,他並不瞭解,建議記者前往保亭公安局作採訪。
  民警是否違法辦案?公安局負責人未作任何解釋
  6月10日下午2點30分,記者來到保亭公安局,希望該局政工科幫助聯繫,安排當事辦案人員治安大隊大隊長杜尚玲接受採訪。經過政工科民警反覆核實記者身份,終於在下午4點過後,由該局黨委委員、分管治安大隊副局長塗偉接受採訪。塗偉首先表示,保亭公安局及下屬派出所已經按照公安部要求,進行標準化改造,將審訊室、訊問室全部設置在建築物一樓,絕不在二樓以上樓層進行嫌疑人審訊。
  隨後,記者將楊女士反映情況複述給塗偉,並提出四點疑問:為何此案在辦案過程中沒有根據公安部要求將審訊地點設在派出所一樓辦案區,而是在二樓辦公區?為何此案在審訊過程中沒有進行錄像?為何沒有根據公安部要求,在審訊前對嫌疑人進行搜身,暫扣戒指、鑰匙等金屬飾品,致使嫌疑人吞食金戒指等物品試圖自殺?此案審理過程中,民警是否有毆打嫌疑人,以及男性民警偷窺女嫌疑人小便的舉動?
  對於記者的提問,塗偉沒有作出任何回答,同時,他也婉拒了記者提出直接採訪該局治安大隊大隊長杜尚玲的要求。塗偉表示,記者提出的問題他已一一記錄,將通過書面方式儘快作出回應。
  截止6月10日晚12時,保亭公安局仍未就此事作出正式解釋。
  而6月11日,省內一家媒體上發表文章《保亭查處一起賣淫嫖娼案》,文章內容為6月10日,記者從保亭公安局瞭解到,為嚴厲打擊“黃賭毒”等社會醜惡現象,肅清社會風氣,自5月份以來,保亭公安局黨委結合“深入開展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針對群眾反映強烈的涉黃問題展開了一系列清查整頓行動,成效明顯,近日查處了一家涉嫌賣淫嫖娼的店。
  5月30日,保亭公安局治安大隊聯合巡防大隊6名民警及20名巡防隊員,對保亭縣城溫泉北路新星農場一條街店面展開便衣突擊清查行動,在“新大新家私城”對面的一家店內,警方抓獲涉嫌賣淫嫖娼的1男5女。經依法對嫌疑人進行詢問,嫌疑人已如實陳述賣淫嫖娼的違法事實。保亭警方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對賣淫人員李某、羅某及嫖娼違法人員王某做出了行政拘留並處罰款的處理決定。保亭警方表示將加大對賣淫嫖娼醜惡現象的打擊整治力度,堅決取締涉黃場所。
  目前,該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編輯:SN067)
創作者介紹

janice

zz99zzeun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